能人“村官”自己墊資啟動的村社項目,在其卸任後,還沒建成的項目能否繼續推進——
  □本報記者 徐登林
  “看,有的鋼筋都生鏽了,再不加緊解決這個問題,損失就大了。”8月29日,在冕寧縣先鋒鄉雙河村新農村建設現場,七組村民張林領著記者看了15套停建的房屋,心痛地說。
  政府支持、村民盼望的新農村建設項目,緣何中途停工?已經停建的項目還有沒有希望重新動起來?記者隨即進行了調查。
  15套房屋停建已經9個月
  15套停建的房屋中,有8套房屋主體工程已經完工,但樓梯、窗戶和附屬設備的安裝還沒有進行,由於今年6月至8月冕寧縣一直多雨,所以,很多房屋的牆腳都泡在水中。另外7套房屋剛剛修了一層,還有一層半沒有修就擱置下來,直指天空的叢叢鋼筋已經銹跡斑斑。
  “去年11月停工,到現在已經9個月了,距離原來計劃的交房時間也過去了8個月。”張林告訴記者,他幫在外打工的姐姐交了25萬元錢預訂了一套房,姐姐一家人原本去年底可以住進新房,沒想到拖到現在還沒住成。
  雙河村七組的王榮和告訴記者,雙河村新農村項目2012年6月開工時,他交20萬元預訂了一套房,當時還是在親戚那裡借的,現在一個月的利息都不少。
  雙河村很多村民反映,為了讓雙河村新農村項目繼續建設,村民多次找村幹部、鄉幹部,但每次村幹部、鄉幹部都承諾問題會馬上解決。“但事實上沒有實際動作,他們純粹在推脫。”王榮和認為。
  項目停工因為村“兩委”換屆
  2012年3月,冕寧縣先鋒鄉雙河村召開村民大會,通過調查摸底,瞭解了村民建設新農村的願望。而後,縣委農工委批准了雙河村新農村建設項目,縣財政先後撥付建設資金153萬元。“原來計劃分兩期進行,第一期先修了15戶,收到村民預付款71萬元。”冕寧縣先鋒鄉雙河村原村主任喻坤說。
  2013年11月,雙河村先後進行了村“兩委”換屆選舉,喻坤競爭村黨支部書記落選,後在村主任的選舉中也落選。“這麼多年,我為村裡做了那麼多事,僅在新農村建設項目上,我不但費心出力,而且墊資工程款200萬元以上。”喻坤表示,落選村黨支部書記和村主任後,他感到心寒,於是外出打工去了。
  喻坤走了,新當選的村黨支部書記和村主任理應擔起雙河村新農村建設的責任。“但是從去年11月到現在,我多次催他們交接工作,他們都以各種理由推脫。”喻坤說,為此,他也找過鄉黨委書記陳顯友和鄉長李慶,甚至找過縣上相關部門,但時至今日,仍然沒人願意接手。“叫我如何去接?”去年11月新當選的雙河村黨支部書記袁東說,目前,新農村建設項目儘管政府給了100多萬元,但是項目欠喻坤個人各種墊資超過200萬元,欠施工方100多萬元,他如果接手,至少要400萬元才得行,而他沒辦法籌到這筆錢。
  新農村項目停工的教訓
  在袁東看來,新農村建設項目沒有充分發動群眾,到目前,也僅四戶群眾預交了71萬元,而15套房屋建設加上基礎設施建設費用大概需要500萬元,所以,村幹部和施工方只有墊資,冀望將來向村民賣了房子再回款。“如果村幹部有能力墊資,問題就不會暴露,遇上我這個無力墊資的村幹部,問題就暴露出來了。”袁東說,其實,一開始就應該讓所有有購房意願的村民交納預付款。
  據記者瞭解,事實上,在冕寧縣,的確有一大批村幹部比較有實力,搞新農村建設等項目都是村幹部墊資,這一方面體現了能人帶動作用,但是,也的確留下隱患。
  雖然陳顯友一直不願與記者見面,也不接電話,但鄉長李慶告訴記者,新農村建設項目是一項民生工程,鄉上很重視,多次到縣上找有關部門尋求解決辦法,但一說到錢,各個部門都感到為難。
  分管農口的冕寧縣委常委、宣傳部部長沙馬偉古表示,縣裡正在協調縣上相關部門、先鋒鄉和雙河村各方面的力量,準備用“欠賬先擱置,解決進度款”的辦法重新啟動新農村建設項目,廣泛發動群眾參與,共渡難關,相信在今年底,村民們可以入住新房。
  (原標題:這個新農村項目,盼望恢復施工)
創作者介紹

Toyota

fb20fbqhe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